运20来了!近1000名军队医疗队队员抵达武汉
来源:运20来了!近1000名军队医疗队队员抵达武汉发稿时间:2020-04-03 15:23:57


“医生,我还能好吗?”

该医院的一名护士随后对媒体表示,病人激增,且恶化的速度非常快,有时让人措手不及:“太吓人了,因为他们虽然病了,但看起来还比较稳定。然后,突然就在你眼前,血氧含量急剧下降,很快人就没了。”医护人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帮不上任何忙。“就算你做心脏复苏,病人还是无法呼吸,就在你找呼吸机的功夫,另一个病人又不行了。”

很多时候,怕什么就来什么。王强逐渐出现血氧下降,吸氧流量在不断提高,从鼻导管吸氧过渡到了面罩吸氧。虽然血氧在变差,他的呼吸困难症状却一直不那么明显,所以王强总是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,叮嘱他绝对卧床,他却总把监护和吸氧管摘掉跑去上厕所,吃饭有时候也不戴。

他是一个典型的新冠肺炎患者,新冠的呼吸道及消化道症状(发热、咳嗽、气短、乏力、腹泻),病毒性肺炎特征影像表现,新冠病毒核酸阳性,指脉氧仅88%,呼吸衰竭,所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的诊断标准他都符合。

每一位医生都想给患者最好的治疗,经过激烈的讨论,最终结果是:继续目前治疗方案,密切观察病情,如继续恶化,随时插管。

因为不安,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,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,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,只知道我们的名字。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,是长久的沉默,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:

入院第7天,病情忽然加重

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,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,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。在讨论会那天,领队王振宁队长,栾正刚、刘璠、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,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,我参加了讨论会。

国际奥组委2日,和已没有实际任务的奥运会执行部主任杜比、体育部主任基特召开了电话会议。会议中提到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,明年7月23日开幕。为避开东京的酷热,马拉松和竞走比赛举办地转至更为凉爽的札幌市,这一计划也将延用至明年。

(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 张健/自述)